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附录——嫩江县红色历史文化资源现状简介

http://www.nenjiang.gov.cn    时间:2010-12-04 11:20:46    来源:
字体: 【大】【中】【小】 【打印本稿】【关闭】

  嫩江县是国家三类革命老区。伪满时期,抗联在嫩江境内纵横驰骋,足迹遍布嫩江大地,与日本侵略者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嫩江解放后,抗联干部领导人民群众组建人民武装,组建嫩江县地方民主自治政府,开展清剿土匪、反奸反霸和土地改革斗争,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史篇,留下了极其宝贵的抗联精神,也使嫩江县具有了较为丰富的红色历史文化资源。
  一、 嫩江县红色历史文化资源分布状况及有关革命重大历史事件
  (一)重要战斗的战迹地遗址。1、奇袭一号飞机场遗址(县城东北15公里处)。2、霍龙门大捷遗址(现霍龙门乡境内)。
  (二)有关民主革命时期的纪念地。1、嫩江镇境内县烈士陵园。2、科洛镇境内革命烈士墓。3、霍龙门战绩纪念碑。4、塔溪战绩纪念碑。
  (三) 有关革命重大历史事件。1932年(民国21年)  4月2日,黑龙江省政府主席马占山率部赴黑河抗日路经本县,组建陆军步兵第二旅骑兵补充团(又称抗日补充团),并令张竞渡部留驻嫩江县。6月12日,县游击队队员吴绥运将队长击毙,率13人起事,建立抗日救国救民义勇军,举旗抗日。6月17日,县游击队排长冯华珍接受马占山命令,组建抗日独立营。7月15日,张竞渡部3千多人由讷河县移驻嫩江县,自任抗日义勇军总司令;驻嫩的徐子鹤(嫩江、讷河、布西、甘南四县联防游击队总指挥)组建义勇军;傅玉山(身份不详)组建抗日独立团;群起抗日。9月15日,张竞渡部与徐子鹤部联合抗日,开赴拉哈进攻日本侵略军。
  1933年(伪满大同2年)  11月12日,县内抗日武装首领“访贤”率20人在柏根里一带同日伪军交战后,撤至今多宝山镇一带继续抗日。
  1934年(伪满康德元年)  3月,本县范革人等3人在黑河建立“通苏抗日秘密小组”,为苏军远东司令部收集军事情报。
  1936年(伪满康德3年)  5月,在康家窑一带,东北抗日联军某部与日伪军激战3小时后转移,有1名战士被俘,一月后被日本参事官中夏魁平杀害。
  1939年(伪满康德6年)  4月中旬,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第十二团袭击县内日军一号飞机场,炸毁飞机7架,击毙飞行员及守备日军30多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
  1940年(伪满康德7年)  5月5日,王明贵率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第三支队袭击伪沐河森林警察队,俘敌45人,缴获步枪40支、手枪5支、轻机枪1挺、子弹5000余发及一批军需品。5月21日,抗联三支队夜袭四站(今塔溪)南大营伪军及伪警察署,俘敌30人,缴获步枪27支。6月7日,抗联三支队行经大椅山(今科洛乡境内)日本“满拓青少年训练所”,俘日本工头3人,经教育释放,获给养若干。6月,抗联三支队袭击伪科洛警察署,缴获步枪42支、子弹200发;袭击科洛村公所,缴获马2匹。7月17日,抗联三支队在科洛袭击日本铁路武装队,该队有4人反抗,经教育缴械。10月13日,抗联三支队袭击霍龙门火车站,守卫的20名伪警察全部缴械,缴枪120支、子弹1000余发、马200匹、伪币7000元及粮食、物资若干。11月,抗联三支队解放偏脸子火车站;在西斯阁金矿(今门鲁河乡境内)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抗日。
  1941年(伪满康德8年)  7月29日,抗联三支队在八站、腰站袭击伪国境警察队。
  1942年(伪满康德9年)   2月,日伪军警在柏根里一带围剿东北抗日联军,杀害50多名抗联战士。
  1945年(民国34年)  8月12日,苏联红军解放嫩江县城。是日,中国共产党东北委员会派遣夏凤林、王长春、张凤宽来本县开辟地方工作,夏凤林任苏军卫戍司令部副司令,并建立县内第一个中共支部。9月15日,组建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自卫军,编为嫩江省人民自卫军第九支队。是年11月改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嫩江省军区十一团,翌年5月与一团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嫩江省军区九团,1947年9月改编为一团并撤离嫩江县。 是日,建立以中国共产党为骨干的嫩江县民主大同盟,与人民自卫军九支队合署办公。10月27日,人民自卫军九支队中队长梁玉汉等3人,赴塔溪收集武器返回途经东官地(今长福乡爱国村)时,被反动武装“光复军”包围,梁玉汉等在战斗中牺牲。11月下旬,中共黑龙江省工委派遣扈惠民来本县,组建中共嫩江县工作委员会,以县各界联合会的名义公开活动,扈惠民任政委,始有中国共产党县级领导机构。11月30日夜,人民自治军收编人员胡维舟与“光复军”勾结,暗中对自治军二营策反,充当“光复军”进攻嫩江县城的内应,其活动败露被处决。翌日凌晨“光复军”500余人分多路向嫩江县城进攻,激战近3日。人民自治军歼敌200余人、俘敌100余人,残敌向讷河溃逃,第一次嫩江保卫战结束。在战斗中,人民自治军十一团副参谋长李秉霖、讷河县民主政府县长张振勋等30多人牺牲。12月,嫩江县民主政府成立,扈惠民任县长。
  1946年(民国35年)  2月3日,“光复军”纠集千余人,向嫩江县城进攻。人民自治军根据第二军分区“避其锐势,主动撤退,诱敌深入,待机全歼”的指示,将党政机关和部队主力撤至讷河,由十一团团长夏凤林率一个骑兵排和两个步兵班掩护,歼敌20余名后与主力部队会合。“光复军”占领嫩江县城。2月26日夜,东北民主联军西满军区组织10个团兵力,由旅长宋康、王化一和军分区司令员金忠统一指挥,分三路向盘踞嫩江县城的“光复军”发起攻击,歼敌千余人,只有少数残敌逃窜,一举收复嫩江县城。3月1日,县民主政府恢复工作,改称嫩江县政府,陈力新任县长;“嫩江县地方治安维持委员会”和国民党嫩江县支部随之瓦解。3月,中共县工委和县政府开始组建基层人民政权和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历时4个月,县内7个区均建起区政府和区工委。是月,在伪满嫩江国民高等学校旧址创办嫩江省嫩江初级中学校,为本县解放后第一所中学。6月,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指示,全县开展减租减息和清算分地。是月,西满军区军械厂由讷河县迁来本县。县政府接收东北民主联军后方医院改名嫩江县医院。7月16日,四区四季屯村(今海江镇海江村)农会主任张海江、村长纪青山和民兵队长张海涛,在清算分地斗争中,被地主分子阴谋杀害。7月,中共嫩江县工委开始在农村秘密建党。8月22日,嫩江地区剿匪部队在六区(今塔溪)同“光复军”王乃康、李云鹤部500余人激战一昼夜,歼敌35名。25日追敌至柏根里,又歼敌50余名,“光复军”溃败。9月27日,县政府召开会议,传达嫩江省第一次县(旗)长会议精神,讨论改造政权、土地改革、发展工商业、减轻人民负担和支援前线等工作。 11月21日,嫩江省第二军分区军法处在讷河县召开公审大会,将国民党第二挺进军(即“光复军”)副军长王乃康判处死刑,当日处决,为民除一大害。12月26日,“光复军”偷袭五区石头沟村(今科洛乡石沟村),东北民主联军九团三营二连连长孙振环率一个排兵力与来犯之敌激战,孙振环等18人牺牲,救援部队赶到后,“光复军”败退。
  1947年(民国36年)  10月12日,二区各界联合会政委巫文质、区保安中队排长陆泰照、陈屯村村长王长福和村民兵队长张清和,在双龙泉(今跃进农场场部址)与“光复军”杨化泉残部激战中牺牲。是月,中共嫩江县工委改为中共嫩江县委员会(以下简称县委)。
  二、 嫩江县早期党组织建设情况
  中国共产党在嫩江县的地方组织是在1945年8至11月,即抗日战争结束和解放战争开始时期建立的。在此之前中共北满省委等上级党组织也曾派人来嫩江从事党的地下活动和抗日宣传。1934年春共青团北满省委派陈涤非(又名王伟岩)来嫩江进行抗日宣传;1939年春北满省委代表李兆麟同志派遣欧某(抗联某部指导员,负责北满特别支部的组织工作,1939年8月任讷河中心县委组织部长,未到职)来嫩江进行党的地下活动;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于1938年至1941年在嫩江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时和地方群众有过多次接触,但未在地方建立党的组织,直至1945年8月嫩江县从日本统治下解放后才有了党的地方组织。1939年8月,中共北满省委组建讷河县委,领导讷河、嫩江、克山、甘南、布西五县抗日斗争,县内始有中国共产党活动,境内的科洛镇、塔溪乡、海江镇、伊拉哈镇、霍龙门乡、长福镇等地建有抗日救国会、妇救会等组织。1945年8月12日,东北党委员会派出3名中共党员来县工作,县内始有第一批中共党员。是年12月,中共嫩江县工作委员会开始秘密建党,经扈惠民、夏凤林介绍,范革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本地发展的第一名中共党员。此后,在剿匪、建党、土地改革和支前参战中,涌现一批阶级觉悟高、对革命事业忠诚、工作积极的先进分子,先后被接收为中共党员。1945年11月下旬,中共黑龙江省工委任命原延安党校学员扈惠民为中共嫩江县工作委员会书记,中共嫩江县工委成立,由3人组成,以“嫩江县各界联合会”名义公开活动,隶属于中共嫩江省第二地委领导。县工委在1946年3月份消灭了大股土匪、民主政权基本稳固之后,即在建立基层政权的同时开始组建基层党组织。到7月末,全县在划分七个区的基础上建立了七个区委员会,即一区工委(今嫩江镇)、二区工委(今前进镇、长福镇、临江乡)、三区工委(今伊拉哈镇、双山镇)、四区工委(今海江镇、联兴乡)、五区工委(今科洛镇)、六区工委(今塔溪乡)、七区工委(今霍龙门乡)。当时各区工委及区政府的领导基本上都是上级派的从关内来的干部或由部队转到地方工作的干部。基层党支部的建设是在1947年7月以后,随着土改斗争的进行,群众觉悟的不断提高,党员数量的增加,在各区陆续开始的。因当时一个阶段内各区、村的党员数量多少不一,有的村只有一、二名党员,还有没有党员的村,所以有的以村建立了支部,多数支部是由几个村联合建立的。1947年11月中共嫩江县工作委员会改称中共嫩江县委员会,嫩江县各界联合会名称取消。至1948年5月份公开进行建党前,全县共建立了74个党支部,其中农村54个,街道4个,县直机关、部队、工厂共16个。1948年9月15日,县委开始公开建党,对非党积极分子进行培训教育,条件成熟者被吸收入党,至1949年,县属党员达到912人。
  三、嫩江县发生的重要战斗的战迹地遗址
  (一)奇袭一号飞机场战迹地遗址。一号飞机场位于嫩江县城东北 15公里处,海拔高度250米,原称嫩江田家粉房机场,是日本侵略者为适应空战、空运和北侵作战之需,自1936年(伪满康德3年)起,先后在县内修建,原飞机跑道长8公里,以战斗机为主,常有运输机和轰炸机起降;建有永久性修理间10余栋,可对飞机进行检修;每个机场均建有钢筋混凝土构筑的飞机库数十座,水、电、气设施配套,附设仓库、医疗、气象等机构。已建成使用的机场还有:县城南飞机场(城南2公里处,以民航为主)、前何家机场(今前进乡永胜村东)、前永安机场(今前进乡保胜村一带)、孟家庄机场(今海江镇西孟村一带)、太平机场(今新胜乡太平村一带),柏根里机场(今嫩北农场场部东)。上述机场,解放后均被毁坏,只有东北航空护林局于1952年后将一、二、三号飞机场部分修复,利用至今。现飞机场有主、副跑道两条,主跑道为砼结构,副跑道为沥青路面,停机坪 6 237平方米,可以同时停放中型飞机2架或小型飞机6架。机场航行通信导航设备齐全,具备良好的航行地面保障功能。
  (二)霍龙门大捷战迹地遗址。遗址位于今霍龙门乡北岗村,伪满时期处于日军修建的嫩江到黑河的“国防铁路线”上,是日伪军的区域性供应总站。1、东山炮楼。炮楼为二层砖混结构,5米高、20公分厚;底层门窗木质结构已无,顶层仅剩50公分残壁,每面墙体上有3个了望(射击)用小窗,共12个窗口。除北面上山一侧有坡度45度很陡石阶,其余三面均为深壑。坡度在70度以上,地形险要。2、火车站北炮楼。炮楼为三层砖混结构,占地270余平方米。西北角处为一个直径为3米的圆形结构。地面底层长约24米、宽约11米,高近5米,内有三个营房、一个禁闭室、一个仓库。二层为一个平台,四周为1。5米高围墙、墙上每2米左右有一个射击孔;平台中央建有直径3米、高5米的两层八棱形炮楼。每层每面有射击孔,平台北侧有一个圆形炮台。炮楼建有3个2米多高的烟囱,供下面3个营房用(现已被当地居民用于民居)。火车站候车室基本是原貌,砖瓦结构,面积80余平方米。
  四、有关民主革命时期的纪念地
  (一)嫩江县革命烈士陵园。嫩江县革命烈士陵园修建于1950年,原址在县城西火化场附近。1972年,迁址于城东北江畔处,最初安葬烈士为176名,多为在剿匪、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执行军事任务中牺牲追认者,原址主墓地占地800平方米,结构为砖构大碑,水泥构小碑及栱墓。2007年6月,进行修缮,7月27日完工;修缮后陵园主要地占地15 000平方米,结构由大理石、花岗岩、汉白玉、青石建成,178名烈士遗骨入土深葬。陵园入口处有铜制烈士塑像,底座边长1。51米,主像高47公分。
  (二)科洛烈士墓。2000年8月29日,科洛镇党委与嫩江县民政局共同投资,将位于科洛河西岸的烈士墓进行修缮,现烈士墓位于嫩黑公路45。5公里路北150米处,占地面积200㎡,建 筑 面80㎡ ;将东北民主联军某部二团四连骑兵连长孙振怀、排长张质文等二十名战士的遗骨进行分葬,烈士墓设纪念碑一座(高4米、宽40厘米、厚15厘米),由科洛镇政府管理。烈士墓已成为科洛镇和山河农场人民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三)塔溪抗联战绩纪念碑。塔溪抗联战绩纪念碑位于塔溪乡政府所在地,砖混结构,碑高2。5米、宽50厘米、厚25厘米。1940年 5月21日深夜,由支队长王明贵、王均率抗联三支队出其不意地包围了四站南大营,向伪满洲军队发起进攻,毙伤敌军6、7人,俘敌32人,缴获步枪27支,战马 2匹和弹药若干。为纪念此次战事,1988年,县政府在原址建成纪念碑一座,原省长陈雷题词。
  (四)霍龙门抗联战迹纪念碑。霍龙门抗联战迹纪念碑位于嫩江县霍龙门乡北 1。5公里处,砖混结构,碑高1。8米、宽60厘米。1940年10月30日深夜,由支队长王明贵率领三支队90名战士于朝阳山出发直插霍龙门 (今北岗村)迅速包围了敌军营地和火车站。经90分钟激战吞噬敌军,俘敌20多人,缴获枪支120支,战马 200匹,弹药千余发,伪国币7 000元及粮食、被服若干等。1988年9月,县政府在原址建纪念碑一座,陈雷题词。
  五、嫩江县的重要历史人物及牺牲在嫩江县的著名烈士
  (一)重要历史人物。
  1、史化鹏(1918~1983),原名史长发,黑龙江省汤原县人,中共党员。1935年8月参加革命,先后在汤原民众反日游击总队、人民革命军第六军、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当战士。1938年,抗联六军西征时,因病留佳木斯调养,是年底来到讷嫩地区重返部队,编入抗联第六军第十二团。1938年底,奉抗联十二团首长之命,扮作“劳工”,打入嫩江日军一号飞机场,佯装积极,骗取敌人赏识,当上劳工小队长,乘此机会,逐步摸清机场的兵力部署、飞机数量、配套设施及活动特点,将情报送回部队。1939年4月上旬,抗联十二团按既定作战计划夜袭一号飞机场,他率机场劳工切断对外电话联系,引导抗联部队消灭机场守备队,共炸毁飞机7架,毙敌30余人,机场设备破坏殆尽,油料和待运物资统统付之一炬,使这个空战和军运基地变成废墟。1940年7月,为破坏日军修筑反坦克工事的计划,他出现在赴神武屯(瑷珲境内)的劳工队伍中,下车后,用铁锨砍死日本工头西村曹一,组织全体劳工暴动,使神武屯反坦克工事建设计划化作泡影。翌月,奉命潜入泥鳅口子车站,一夜之间将日军积蓄几年的木炭全部烧掉。是年10月,又奉命潜入科洛南山日军七号飞机场,利用工头克扣工人的丑行,组织拉沙工人罢工,延缓了工程进度。1941年3月,奉命潜入日军三号飞机场,住进靠近仓库的席棚内,入夜用油灯将席棚点燃,火势迅速向四周蔓延,顷刻间连成一片火海,等日军赶来时,仓库物资和机场设备已荡然无存。是年10月,为戳穿日伪大肆散布的“东北抗日联军已被最后消灭”的谎言,只身进入嫩江县城,在集市上痛打一名欺压群众的伪警尉补,边打边说:“抗联是杀不尽的,我就是抗联!”此举轰动一时,群众为之振奋,伪政权人员则谈虎色变。嫩江县解放初期,他调任嫩江省军区第二军分区警卫连连长,在第一次嫩江保卫战中,临危不乱,大智大勇,除掉内奸,化险为夷。1945年11月30日,史化鹏随军分区司令员金忠、行政区专员王文等首长来嫩江视察剿匪斗争情况。当时,人民自治军和光复军正剑拨弩张,决战在即。驻嫩的人民自治军十一团收编人员胡维舟(自称副司令),暗中与“光复军”勾结,策动自治军第二营叛变,充作内应,欲一举将十一团“吃掉”。金忠等首长一到,胡便将一行人诱至自己住地,命令解除来人的武装,在此危急关头,史化鹏坦然自若,打开枪套抽出双枪,佯装交出武器之状,就在交枪的瞬间,撞倒欲接枪的人,一个箭步跃至胡维舟身边,用枪口顶住胡的腰部,大喝一声:“谁敢动,我就先打死他!把枪统统放下,不然我就开枪了!快把夏凤林(十一团司令员)找来!”形势急转直下,胡惊恐万状,随从们亦目瞪口呆,只好放下武器,请来夏凤林。经搜查,发现“光复军”与胡勾结的密信,遂将胡处决,收缴了第二营的武器,使此次嫩江保卫战获得胜利。1946年春,随大军南下,屡立战功。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60年代转业到地方工作。1983年,因患癌症逝世,终年65岁。
  2、范革人(1905~1986),原名范文魁,黑龙江省嫩江县塔溪乡沐河村人。曾先后就读于黑龙江省立第一师范和北平大学法律系。学生时代,积极参加罢课、示威等斗争,立志以一腔热血“唤起民众,改造国家”;喜读进步书刊,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井冈山斗争十分关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在齐齐哈尔参加了马占山领导的抗战活动,翌年编入马占山组建的陆军步兵第二旅骑兵补充团(又称抗日补充团)。1933年1月嫩江县沦陷后,转赴黑河,在瑷珲女子中学任教。1935年3月,加入苏联红军远东司令部情报局,并建立通苏秘密小组,发展成员3人,多次偷渡黑龙江传递情报,因成绩突出,受到嘉奖。1937年,受命转至嫩江县收集情报,因从苏联带回的无线电台被困在黑河,中断与情报局联络。后因被日本特务机关怀疑,转移至林甸、巴彦两县暂避。1941年重回嫩江县,担任塔溪村村长,秘密策反伪满“国军”,于1945年6月使驻塔溪的两个“自卫团”哗变,打死日军27人。1945年8月中、下旬,接受中共东北委员会王明贵的指示,由齐齐哈尔返回嫩江县,与在嫩江的抗联干部夏凤林等人紧密配合,于是年9月15日组建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群众组织--嫩江县民主大同盟,出任委员长之职。民主大同盟同由伪官吏、土豪劣绅组成的嫩江县地方治安维持委员会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对扩大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广泛发动群众、打击反动势力作出重大贡献。是年12月初,组建嫩江县民主政府时,被任命为副县长,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此间,多次参加剿匪作战,并将收集到的大批枪支弹药护送到嫩江省政府,为人民自治军再次解放齐齐哈尔“立了大功”(嫩江省军区司令员王明贵语)。1946年3月,改建嫩江县政府时,留任副县长职,致力于巩固政权、恢复生产和土地改革。是年11月,率土地改革工作队赴六区(今塔溪乡)贯彻中共中央“五四指示”(即《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深入发动群众,解除农民的思想顾虑,普遍建起农会组织,使土地改革形成高潮。1947年,奉命率担架队赴四平地区参加战地勤务工作,从此离开嫩江县。1948年后,历任嫩江县战勤支队副支队长、省民政厅战勤科长、省荣军干部学校校长。建国后,历任黑龙江省民政厅战勤处、优抚处处长、省计划委员会物资处处长、省物资局副局长、中共中央东北局经委物资局副局长等职。“文化大革命”中,蒙受不白之冤,遭到残酷批斗,被下放到朝阳“五·七”干校劳动改造达8年之久,但矢志不渝,不改初衷,坚持原则,光明磊落,几次拒绝为“造反组织”提供伪证。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因年事已高,改任国家物资局沈阳办事处顾问,不顾体弱多病,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工作,十分关心物资流通体制改革,在物资管理的理论和实践上作出了突出贡献。晚年仍对家乡十分关注,亲自撰写回忆录《嫩江保卫战》,积极提供革命历史资料,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1986年7月16日,因病在沈阳市逝世,终年81岁。
  (二)牺牲在嫩江县的著名烈士。
  巫文质(1916~1947),四川省新都县新繁镇人。出身贫苦家庭。1928年赴成都市日新印刷工业社学徒,1932年转为正式工人。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成都救国会和民先队,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组建成都市工人抗敌宣传团任政委,后改组为市排字工会任理事,领导工人运动。1939年5月由中共四川省工委选送至延安工人学校学习,翌年1月转入中央党校深造,1942年毕业后分配到陕甘宁边区政府财政厅所属制鞋工厂任厂长。因工作实绩突出,评为边区模范工作者。1943年10月,入行政学院参加整风学习。翌年10月结束整风后调至边区政府财政厅农累税研究室任研究员。抗日战争胜利后,响应中共中央号召,志愿来东北开辟革命根据地,获得边区政府批准,持中央组织部介绍信于1946年1月离开延安,翌月抵达张家口市,在禁烟局协助工作3个月后继续北上,是年6月2日抵达齐齐哈尔市,由中共西满分局分配来嫩江县任中共前官区(今前进、长福、临江乡)工委书记、区各界联合会政委。1947年9月18日,前官区绥化台屯(今前进乡新华村)地主刘禄和杨秉泉与“光复军”匪首杨化泉相勾结,策动18名武装民兵叛变投向扬化泉残匪。这支土匪武装四处烧杀抢掠,对刚刚翻身的贫苦农民进行报复。翌月,扬化泉股匪又窜到前官区骚扰,他闻讯后即从县城土地改革工作队训练班驻地返回前官区,组织区中队和民兵追剿杨匪,于10月12日在双龙泉(今跃进农场场部驻地)与土匪展开激战。他一马当先冲锋在前,有的同志劝其居后指挥,他坚定地说:“不行!现在每个人都是战斗员,不能有先有后,人人都应奋勇争先,齐心协力消灭敌人!”说罢便向前冲去。此时,子弹如飞蝗般呼啸而来,他的坐骑中弹跌倒,人也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正当一跃而起之际不幸胸部中弹,鲜血染红了衣衫,仍摇晃着身躯向敌人射出一梭子枪弹,发出最后一道命令:“狠狠地打,消灭敌人!”他倒下了,为了保护人民、消灭敌人而献出了生命,年仅31岁。为缅怀烈士,将他的遗体安葬在县城内的烈士陵园,耸立的花岗岩墓碑正面居中镌刻“英灵永存”四个大字、背面碑文载有烈士生平及业绩;1948年末建立基层政权时,将区政府驻地北的新荒地屯命名为“文质村”,以作永久纪念。
  陆泰照(1921~1947),江苏省涟水县人。出身贫苦农民家庭,自幼务农,无文化。1939年,年仅18岁便参加革命,在家乡从事地方工作。194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月志愿参加新四军,在三师十旅二十八团特务连任战士。1944年8月,随新四军主力挺进河南,参加恢复苏豫皖抗日根据地的斗争。1945年9月,转驻山东,不久即随十万大军进入东北,调至侦察排任侦察员。1946年4月,在四平保卫战中负伤,被转移到嫩江野战医院治疗休养。是年6月,伤势稍有好转,即强烈要求重返前线参加战斗,因其尚未完全康复,遂被编入县保安大队步兵连,任班长。因作战勇敢顽强,晋升为副排长。1947年10月初,调至前官区保安中队任排长。于是月12日在双龙泉与扬化泉股匪激战,不幸饮弹殉职,年仅26岁。为缅怀烈士,在前官区举行追掉大会,将其遗体安葬在县城内的烈士陵园,单独埋设墓碑;1948年末建立基层政权时,将张大干窝棚屯命名为“泰照村”,以作永久纪念。
  张海江(1910~1946),吉林省辽源市人。出身贫苦农民家庭,年仅8岁就到地主家打短工,日本侵略者侵占东北后,于1932年被强迫征入伪满“国军”,但不愿入关作战镇压同胞,受到查办,不久重返家乡为民。乡里荐举他担任“民团”团长,被断然拒绝,为此,受到土豪劣绅的迫害,只好背井离乡,迁居嫩江县华丰区四季屯(今海江镇海江村)。嫩江县解放后,于1946年第一批加入农会,当选为四季屯农会主任,是年被秘密接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遵照中共县、区两级工委的指示,他发动和依靠贫农雇农,在村里开展轰轰烈烈的清算分地斗争,为全屯60余户无地少地的农民分配土地261。3垧、粮食百余石、牲畜80多头、房屋38间。土豪劣绅恨透了张海江, 1946年8月12日,逃亡在外的“大烟匠”吕显廷,勾结“光复军”,买通混进村领导核心的副村长张青山做内应,乘黑夜窜进四季屯,将正在开会的张海江、纪青山、张海涛掠至巨贤屯(今海江镇集贤村)。这伙匪徒将张海江吊在房梁上,先用皮鞭、棍棒猛打,又用烧红的铁丝烙烫和猛戳,后又剜掉双眼、割下耳朵鼻子和一片一片的肉,一边折磨他一边吼叫:“今天给你大卸八块,看你这穷小子有多大能耐!”张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每当苏醒时屋里便响起他那使鬼泣神惊的痛骂声:“呸,狗杂种们,老子几辈子的气出了,你们爱怎么就怎么的,要命一条,要我服软没门儿,只要我还活着,就要为穷哥们出气!”翌日,惨遭枪杀,终年36岁。是年9月3日,中共嫩江县工委、县政府在四季屯举行追悼大会,全县各界纷纷敬献花圈、挽联和挽诗,深切悼念这位视死如归的钢铁战士。为缅怀烈士,在四季屯修建了烈士陵墓,1948年建立基层政权时,将四季屯命名为“海江村”,1956年撤区建乡后,海江村所在的乡、公社和镇均以烈士名字命名。
  王长福(1919~1947),黑龙江省嫩江县长福乡长庆村(原名陈屯)人。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家中几代人都是长工,家境十分贫寒。11岁时就给地主家当猪倌,成年后仍一贫如洗。嫩江解放初期,反动势力猖獗一时,有些人对形势认识不清,处于怀疑、观望之中。他从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和军政人员的模范行动上看到了希望,坚信中国共产党是人民的救星,主动说服同村群众。 1946年,第一批参加了农会,投身于土地改革,是年8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2月,作为农村积极分子参加了县工委举办的首批土地改革训练班,回村后担任农会主任。任职期间,意志坚定,宁折不弯,带领贫苦农民闹翻身,被群众称为“穷人的贴心人”。1947年10月12日,随前官区政委巫文质追剿“光复军”杨化泉残部,在双龙泉战斗中顽强作战,向敌人射出百余发子弹,不幸牺牲,终年29岁。为缅怀烈士,在前官区驻地举行追掉大会,其遗体安葬在陈屯村北;1948年末建立村政权时将陈屯命名为“长福村”,1956年撤区设乡后一直以烈士名字为乡和公社名称;1978年,政府拨专款将其陵墓修葺一新。
  梁玉汉(1908~1945),山东省郓城县人。出生于富裕农民之家,其父除务农外,还自营染房。青年时期,受“梁山好汉”的影响,萌生闯荡“江湖”之念,为此父子间常常发生口角。1931年,借到沈阳运货之机,自此留居关东,在码头和脚行中谋生。“九一八”事变激起梁的民族义愤,曾在工棚中慷慨直言:“中国是中国人的,小鬼子凭什么到这里耍威风?!”常有侠义之举,工友有难,慷慨解囊;朋友受辱,挺身而出;路遇不平,拔拳相助;故深受同仁拥戴。因善于理财,日本人几次要他作帐房先生,均予回绝。1937年“七七”事变后,齐鲁大地狼烟四起,他毅然参加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斗争组织。1945年8月嫩江解放后,主动靠拢抗联干部夏风林等人,参与发动群众,他的染房成为发动和组织群众的秘密场所。是年9月15日,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自卫军第九支队在县城正式建立,他是首批参军的骨干人员,被任命为二大队一中队队长。是年11月,奉命赴塔溪收缴“光复军”小队长刘金库上交的武器,在返回县城途中行至东官地(今长福乡爱国村)时,遭到“光复军”8人的堵击,梁玉汉奋力还击,但众寡悬殊,壮烈牺牲,终年37岁。
  李秉霖  男,自卫军九支队副参谋长,1945年牺牲。(无纪念标志)
  戚景枝  女,县内农会妇女主任,1947年牺牲。(无纪念标志)
  朱玉良  男,东北人民解放军文书,1948年牺牲。(无纪念标志)
  贾凤岐  男,东北人民解放军战士,1947年牺牲。(无纪念标志)
  六、嫩江县发生的重要抗日及剿匪战斗
  (一)重要抗日战斗。1、奇袭一号飞机场战斗。1938年底,完成西征的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第十二团抵达嫩江、讷河一带抗日。本地多缓坡漫岗,冬季积雪没膝,部队在雪原上活动其行踪暴露无遗,常遭日军用飞机袭击,造成损失,特别是战马损失较多。为解除空中威胁,十二团与龙北地委决定捣毁嫩江日军一号飞机场,责成龙北地委军事委员耿殿君率十二团侦察班长史化鹏摸清敌情,待机出击。1939年4月中旬,耿殿君携史化鹏传出之情报赶到朝阳山(德都县西北部,与嫩江县毗邻)抗联驻地,得知一号飞机场日军守备中队派2个小队押送劳工到嫩江火车站卸水泥,守卫机场兵力仅1个小队,决定抓住这一战机,采取突袭行动。十二团兵分4路:副官王万俊率1个连卡住县城至机场公路,派1个加强班切断县城至科洛公路,团主力部署在机场北侧,以防西、东、北三面之敌来援,团首长王钧率1个突击排经双泉屯直捣飞机场。各路按预定时间进入战斗位置,突击排于翌日夜半12时到达机场东壕外与史化鹏会合。史带来2名劳工作向导,来前已切断机场与外部的电话联系并将哨兵除掉。王钧在确认机场敌情无变化后果断地下达了战斗命令,由史化鹏率1个班携一袋小手榴弹去消灭日军守备队,龚副官率1个班破坏飞机,齐排长率1个班破坏机场设施,王钧率机枪班进入跑道与营区的中间地带居中指挥并分割敌人。是日夜,春风强劲,在空旷的机场上人们很难站住脚,眩目的探照灯使人一时难以看清周围情况。王钧率机枪班刚进入战斗位置,就听到日军守备队营房响起手榴弹爆炸声,史化鹏一行人很快就把30多名日军全歼。此时,整个机场“乱了营”,有一伙人操着日语朝停机坪赶来,机枪班长秦长胜迎头一阵猛扫,将来人打得死的死、逃的逃,一验尸体原来是日军飞行员。担任破坏飞机任务的部队进展不甚顺利。因缺少对付飞机的经验,大家用枪打用刺刀刺,只给机身留下一些洞眼,但不能彻底摧毁,有人投去瓜型手榴弹,但手榴弹被弹到地上爆炸反伤了自己。此时,有2名日军飞行员乘乱绕到停在最外边的三菱96式飞机旁,1人坐在驾驶舱,1人搬动螺旋桨启动发动机,龚副官击毙了地上的那个飞行员,飞机却摇摇晃晃地冲上跑道,守在跑道尽头的抗联战士赶忙用高射机枪射击,当飞机升空时中弹爆炸,坠毁时燃起熊熊大火。火光使战士们受到启发,于是将汽油泼到机身上用火点燃,跑道上的7架飞机如同7堆篝火照亮了夜空。破坏机场设施的部队,已炸毁发电设备,烧毁了待运的物资和机场油库。在清理战场时,发现了机场日军司令的尸体,活着的人只有2名随军日妓,余皆死亡。战士们带上缴获的枪支、弹药、药品、食品等,按预定部署向空中发射2发白光信号弹,通知配合作战的各路队伍撤离。临行前,王钧在机场司令尸体旁的白色墙壁上书写了“今日折你翅膀,来日平原再战”12个字。
  2、夜袭伪科洛警察署战斗。1940年3月17日,围墙高筑的伪科洛警察署,门口岗楼内由值班警察站哨守卫。晚9时许,改编后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第三支队,在支队长王明贵率领下,摸上岗楼,突然将哨兵抱住摔倒,夺下步枪,口中塞满毛巾,捆绑起来。进攻部队占据有利位置后,在大门口架起机枪,派十余名战士冲进院内,把枪口对准门窗,连声喊话:“交枪饶命!”屋内的六、七个警察知是抗日联军来了,吓得魂飞魄散,都乖乖地交枪投降,共缴获步枪42支、子弹4200发。三支队对伪警察进行抗日形势和民族教育,警告他们不要再当日本侵略者的鹰犬。在袭击伪警察署的同时,三支队还放火烧毁警察署长住宅,包围了伪科洛村长孙云卿家,孙已脱逃,缴获马2匹。袭伪科洛警察署,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第三支队在嫩江县的第一次战斗。
  3、袭击伪沐河森林警察队战斗。1940年5月5日下午5时许,抗联三支队响应中共北满省委和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关于纪念“红五月”的号召,决定对为虎作伥的伪沐河森林警察队进行打击。三支队切断沐河村的电话线和交通线,派4名战士扮作农民乘畜力车来到伪沐河森林警察队门前,站岗的哨兵将他们喊住,欲进行搜查,他们便下了车,有1人溜到哨兵身后,出其不意地将哨兵抱住,其他人上来夺下枪械。除掉岗哨后,冲进院内,此时又有几名抗联战士从角门冲进院内,大家一手持枪、一手握手榴弹,向营房高喊:“交枪不杀!”“投降饶命!”正房内的伪警察均扔掉枪支举手投降,而西厢房有七、八个人欲寻机逃跑,看见大门口架着机枪只得投降。伪森警队队长董连科因去科洛村与孙云卿聚赌,侥幸漏网。此次战斗,三支队投入兵力70余人,俘敌45人,缴获机枪1挺、步枪40支、手枪5支、子弹5000发、粮食若干。翌日黎明前,三支队安全转移。
  4、夜袭四站南大营战斗。1940年5月21日深夜,王明贵、王钧率抗联三支队出其不意地包围了四站南大营,向伪满洲国军发起进攻,经过短时间战斗,毙伤敌军六、七人,俘敌32人,缴获步枪27支、马2匹和弹药若干。
  5、霍龙门大捷。1940年10月30日,抗联三支队为解决部队越冬装备和补充给养,由朝阳山出发直插霍龙门。支队长王明贵率先头部队行至距霍龙门10公里处遇一烧炭老汉,便停下来了解情况。烧炭老汉原住佳木斯地区,对抗日联军早有认识,便如实告知霍龙门敌情:常驻日军三、四十人,有时县城日军来此,可达百人,伪满洲国军有七、八十人,霍龙门车站守备日军仅十余人。为了解霍龙门确切情况王明贵恳请老人前去探察,老人欣然前往,太阳尚未落山时已从霍龙门返回,察明从县城来的四、五十名日军已经离开,该地只有常驻武装力量。部队迅速出发,行至霍龙门(今霍龙门乡北岗村)附近的山中隐蔽休息。入夜后,部队迅速包围了驻军营地和火车站。兵营里的日军向外冲了几次,都被打了回去。火车站内的日军和伪军抵抗一阵后,看到抗联部队已冲到大门口,料难固守,便仓惶逃窜,有的被击毙,有的被俘获。作战历时90分钟,三支队控制了霍龙门,打开日军仓库,每名战士都换上日军装备,补充马匹和弹药,用畜力大车装运1车战利品,剩余物资分给当地群众一些,房屋、设施和带不走的物资全数烧毁。此次作战三支队投入兵力80余人,俘敌20余人,缴获枪支120支、马200匹、弹药千余发、伪国币7000元及粮食、被服若干。
  6、袭击八站战斗。抗联三支队为摆脱尾随的敌人,在转移途中,于1941年7月初到达八站(当时为瑷珲县辖区)地区。先头部队一到,驻八站日军和伪黑河国境警察队便凭借两座马架子房作掩护,向抗联部队射击。先头部队中队长任德福和指导员郭成章率战士边打边冲边喊话,当郭指导员正向东面的马架子房喊话时,从西面的马架子房中窜出一名日军军官,用战刀向郭的头部砍去,郭察觉后急躲,但左肩已被砍下一尺来长的伤口、小手指也被砍断,他忍住剧痛,未待敌人再举刀,侧身打了两枪将敌人击毙,东面马架子房内的伪警察为郭指导员的壮举所震慑,纷纷举手投降。先头部队押解俘虏走出不远,便与支队主力汇合,当三支队返回西面马架子房前面时,里面的20多名日军见反抗也是徒劳,便交枪投降。此战三支队共俘敌50人,缴获一批武器,而后安全转移到大兴安岭一带。
  (二)重要剿匪战斗。1、第一次嫩江保卫战。1945年11月下旬,“光复军”团长韩福暗中策反胡维舟(人民自治军十一团收编人员,当时为协助团长工作的人员),得到胡的响应,胡还暗中策动十一团第二营叛变,欲里应外合,“吃掉”十一团,夺取嫩江县城。是月30日,人民自治军第二军分区司令员金忠和嫩江省第二行政区专员王文等首长来县视察,胡维舟便将金、王一行人诱至自己住处,自以为得计,命令随从将来人缴械,幸有第二军分区司令部警卫连长史化鹏大智大勇,临危不惧将胡擒住,解除危难,经搜查,获得胡与“光复军”相互勾结的的罪证,将胡处决,随后解除了十一团二营的武装,根除了内奸。12月1日凌晨,“光复军”纠集兵力500余人,分几路进攻嫩江县城,火力甚猛,守城防线被突破,转入巷战,相持三天两夜,终将“光复军”击溃。此次保卫战共毙伤敌人200余人、俘获100余人,人民自治军牺牲30余人,讷河县民主政府县长张振勋中流弹牺牲。
  2、第二次嫩江保卫战。1946年2月3日,“国民党东北挺进军”(即“光复军”)刘山东(刘光才)、王乃康、关作舟、孙云卿、杨化泉等部纠集千余人,再次进攻嫩江县城。人民自治军十一团经过侦察和敌情分析,报请第二军分区批准,制定出“避其锐势,主动撤退,诱敌深入,待机全歼”的作战方案。中共嫩江县工委书记、十一团政委扈惠民和第二军分区参谋长王仁兴已于先一日率十一团主力和县机关撤至讷河。十一团团长夏凤林率1个骑兵排和2个步兵班担任掩护,撤出途中歼敌20余人,安全撤至讷河。2月3日拂晓,“光复军”进入嫩江县城,发现十一团已经撤出,便分兵向讷河县扑去,遭到人民自治军的伏击,不得不返回嫩江县城。
  3、第三次嫩江保卫战。1946年2月下旬,东北民主联军西满军区组织10个团兵力,由旅长宋康、王化一和第二军分区司令员金忠担任指挥,分三路向嫩江县城进发,揭开第三次嫩江保卫战的序幕。2月26日夜,担任嫩江县城西门主攻的十一团行至二十里屯(今前进乡繁荣村)时,驻守的“光复军”1个连毫无察觉,被一举全歼,缴枪300余支。2月27日拂晓,各路攻城部队同时发起攻击。十一团主攻的西门驻有“光复军”2个连,一击即溃,俘敌百余人,缴获机枪2挺、步枪200余支。敌外围防线很顺利地便被攻破,战斗迅速向纵深发展,历经3个小时巷战,将城内“光复军”全歼,仅有刘山东、王乃康、关作舟、孙云卿、杨化泉等匪首脱逃。此次保卫战,不仅一举收复嫩江县城,使人民政权得以巩固,而且是剿匪斗争的转折点,“光复军”自此每况愈下,终致覆灭。
  4、双龙泉战斗。1947年9月18日,前官区绥化台屯(今前进乡新华村)地主与“光复军”匪首杨化泉配合,策动18名武装民兵叛变,投向杨化泉残部。这支土匪武装四处烧杀抢掠,为害乡里。10月上旬,杨化泉部又窜到前官区骚扰。10月12日,前官区政委巫文质率区保安中队和各村民兵,追剿杨化泉残匪,在双龙泉(今跃进农场场部驻地)与之作战。巫政委一马当先,勇往直前,不幸牺牲,保安中队指战员和民兵满怀悲愤英勇杀敌,土匪大部被歼,只有杨化泉等少数人逃脱。在此次战斗中,区保安中队排长陆泰照、陈屯村农会主任王长福、陈屯村民兵队长张清和不幸牺牲。
  5、石头沟子激战。1947春节的前夕,由黑河剿匪回来的一个骑兵排走到石头沟子村,遇到土匪刘山东子集团,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骑兵排全部壮烈牺牲。土匪在石头沟子村进行惨无人道的奸淫、烧杀、为非作歹、为所欲为,把全村人民的财产抢光。这时,县委派东北民主联军某部二团四连骑兵连长孙振怀、排长张质文率一个连的兵力前来增援,当天夜里战斗打响了。枪声、喊杀声响成一片,整个山村变成了火海,战斗一直到天亮,土匪发现我军人少,又进行了疯狂的反击,我军退到公路北的草房里继续坚持战斗,这时地主分子刘显胜私通土匪,将房子烧着,我军战士全部壮烈牺牲。

(编辑:系统管理员)